首页 >> 郑州朱新茹

彩天下计划软件app: 第三二七章 前男友来访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牢记域名: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》最新章节...店里的生意变好了一些。 马朵朵每天早上出去跑步,下午送花,把店里和自己都打理得井井有条,觉得当人也没什么难的,心里又得意起来。

这天下午忙完了,紫菀泡茶给他们喝。 马朵朵摆弄着自己的小葫芦。

紫菀忍不住问道“朵朵姐,你就不想想办法吗?”马朵朵把两个半边葫芦往茶盘上一丢,“放这当茶宠算了。

”柳贤伸手拿了出来,“这是木头,不能泡水。

”端详了一下,“要不去找样五爷帮你修好?”“他修不好,”马朵朵撇嘴,“而且我现在灵力都没有,修也没用。

”“改天去问问他,试试吧。

”这时,外面走进来一个男人,同田可嘉打招呼。

马朵朵看清楚了来人,“咦,这不是可嘉的前男友吗?他来干什么?姓什么来着?”田可嘉和那人说了几句话,就到这边来了,坐下轻声说“柳贤,有个案子你接不接?”柳贤看了看那人,穿着粉色polo衫,白色裤子,肚子浑圆,油腻的气息扑面而来,问田可嘉“你前男友?”田可嘉说“你不用给我面子,不想接就算了。

这个王八蛋和我分手后,半年不到就结婚了。 ”马朵朵说“不是当初他和你求婚,你不同意才分手的吗?”“那他也不能那么快就结婚啊!”马朵朵没有想明白,虚心地请教,“这是不是女人特有的逻辑?”田可嘉连连点头,想给她传授更多的知识,被柳贤打断,“你不要给她灌输这些东西,去把人叫过来。

”田可嘉站起来,白了柳贤一眼,细腰一拧,把那人叫了过来,丢下一句,“你们聊吧。 ”走开了。

那人点头哈腰,“柳大师。

”说着递上了自己的名片。 柳贤接过名片,“司先生,请坐。 ”司空伟笑得满脸发光,坐下来后对紫菀和马朵朵点头示意,多看了紫菀两眼,很快收回了目光,还算克制。 紫菀礼貌地给他也倒了一杯茶。

司空伟端起茶盅,喝了一小口,不停地擦汗,嘴笑得很夸张,眉毛上扬又紧皱,看得出来都是假笑。 他实际上很紧张又害怕。 柳贤说“司先生找我有什么事?不妨直说。

”司空伟手垂了下来,“大师,我的一个酒吧,闹鬼了。

”说着把三人扫视了一圈,发现自己的话没有带来任何效果,就像自己只是说了一句“今天天很热”。 柳贤微微颔首,示意他继续讲下去。

司空伟清了清嗓子,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尴尬,“我那个酒吧在少陵路上,是清吧。

我花了不少钱装修呢,刚开没多久客人没来,那啥就先来了。 ”马朵朵没耐心地打断他,“讲重点,好不好?”司空伟有些讪讪的,“我也没看见,是店里的人讲的。

他们说在店里看到一位老太太……”柳贤和马朵朵还在等着。 司空伟却吞吞吐吐地说“就是她,他们说她就是鬼。

”马朵朵无语地问“万一这个老太太是来玩的呢?”司空伟瞪着眼说“怎么可能,我那是个酒吧啊,哪有老太太去玩的。 ”诚恳地看着柳贤,“大师,你去帮我看看吧,我店里的员工都闹着要辞职呢。

你去听他们讲,他们讲得可恐怖了。 ”马朵朵碰了碰柳贤,凑近他的耳朵,用热乎乎的声音说“答应下来吧,你新房子还得重新弄呢。

”柳贤应了下来,随着千恩万谢的司空伟来到了酒吧。

酒吧的名字,居然叫“孟婆汤”,装修的却一点孟婆的气质都没有。 浓郁的工业风装修,就好像是走进了八十年代的工厂。 到处都是咖啡色钢管和裸露的灯泡,有一面墙全是空啤酒瓶装饰。 吧台、座椅橡木色,灯光全部暖黄色,显得沉稳又放松。 现在临近吃晚饭的时间,有些客人的桌子上摆着意面、披萨什么的,司空伟说的是清吧,更像是一个音乐餐吧。 司空伟找到店长,把柳贤介绍给他,然后说“你好好接待柳大师,把事情经过都给他讲清楚。 ”又给柳贤说“大师,那我就走了,有事找阿风就可以。 ”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
店长阿风描眉画眼,带着醒目的耳钉,热情地招呼他们到吧台坐下,叫调酒师开了两瓶啤酒给他们。

柳贤把酒推给马朵朵,问“很多人看到了吗?”阿风说“四五个吧。 ”“你也看到了吗?”“看到一次。 ”“你不害怕?”阿风大笑起来,“有什么好害怕的,不就是个老太太吗,而且,我觉得那个老太太没有敌意。

”然后描述起来,“是个农村的老太太,七八十岁吧。 头发都白了,梳到脑后,簪成一个咎,胸前别了一块帕子。 ”“她都做了些什么?”“不知道这些事情是不是她做的。

她刚开始出现的那段时间,有几个人生病。 还有一次,我们上午在店里做准备,音响突然就开了,自己放起歌来。 很老的歌,我们电脑里没有。 ”马朵朵问“生病的那几个人什么症状?”阿风叫过来调酒师,“唐,你不是也生过病吗?”唐站了过来,微笑着说“就是怕冷,嗖嗖地冷,盖两床被子都没用。 全身都痛,就像感冒一样,但是两天好了。

”确实很像人被鬼魂的阴寒之气伤到了,马朵朵想着,对唐说“多喝点生姜水。

你也看到过吗?”唐点头,“还有好几个人都看到过,有些都辞职了。

”柳贤对阿风说“你把看到了,还在这里工作的人,列一个名单给我。 ”阿风答应着,让他们坐着玩,他去招呼客人了。

马朵朵趴在桌子上,过一会就问柳贤一句,看到没,觉得自己真是多余,这种无用的感觉很讨厌。 她灌下一瓶啤酒,觉得肚子胀胀的,就去上厕所。

一进厕所,马朵朵就觉得冷,嘴里嘟囔着“把冷气开这么大干什么?”然后她就听到了音乐声,一个女声哼歌的声音。 马朵朵以为是隔壁的人,想着,怎么唱这么老的歌。

突然觉得耳朵一紧,那声音就贴在她耳边,“帮帮我……”。

()。

标签:郑州朱新茹,智能手机没卡,北山西大门